【授翻】[Kingsman]The Clusterfuck of Epic Proportions

超级喜欢梅林老师跟哈利老师的互动啊!!!

深海森林:

  • 地址:AO3

  • 作者:potted_music

  • 配对:Merlin/Harry

  • 授权:

  • 简介:填第三试衣间(Dressing Room 3: A Kingsman Kink Meme)的梗:想看年轻的Harry和Merlin一点一点情愫渐生的故事,有很多止步不前摇摆不定,担心对方不是同性恋/对自己没有兴趣,可能连他们都在自我认同中挣扎,在这一过程中他们成为了非常好的朋友,然后其中一人终于迈出了第一步。于是这就是个Harry认为自己魅力无边,Merlin耐心用尽,然后意识到自己被摆了一道。(最大的罪魁祸首很可能就是他们可敬的心理医生)

  •  警告:英文不是我的母语,没经过校对。

  • 弃权声明:文章属于原作者,人物属于创造者。没BETA,翻译的错误属于我,肉不好吃也是我的错,掩面。

  • 前5章。


 

Chapter 1

 

“对于现下状况最合适的形容词,我认为是‘见鬼的,’”Harry用仿佛在吟唱某种咒语一般的声调和麦克风说。这时他正躲在德吉马广场上的一个翻倒的水果架子后面,准备往枪里填子弹。一个巨大的西瓜直直地朝他丢过来,在离他方寸之遥的地方炸成一滩亮粉色的飞沫。

监视画面的糟糕像素有一瞬间让Merlin把飞溅的果汁看成了鲜血,好在Galahad看起来没受到任何影响,这让他长出一口气,继续检查人群。这是Merlin作为外勤特工负责人*的第一个任务,只是现下看来局面已经不在他的掌握之中了。

 

“宾馆门口有三个人……”

Harry猛地从架子后头探出头来,干掉了其中一个。

“有两个人。”Merlin修正到,“干得不错。”

“我就是来听表扬的。”

“宾馆的屋顶上有狙击手,左边!”Merlin咆哮起来,被击中金属架子在Harry身边颤动不已。“好了,他在填装子弹,1——2——”

Harry奔到了宾馆门口,他没法对狙击手做什么,但他在Merlin告诉他躲开之前又搞定了一个前门的守卫,现在终于只剩下一个了。

 

“你看见了吗?”他得意地炫耀,“James Bond哪能和我比。”

“James Bond可没有我,”Merlin假笑道,一道子弹打在Harry穿着牛津鞋的脚边,扬起一阵尘土。“快走!”

“别担心,”Harry在再次跑起来之前对他说,“这些不是你的错。”

 

Merlin低声咒骂起来。他倒是希望他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镇定的,但不知怎么,还是让那混蛋发现了他其实早已在爆发的边缘。等Galahad平安回来之后他需要把这段影像编辑一下再传给Arthur。Merlin烦躁地敲打键盘,安装在宾馆不同位置的摄像头传回来的画面在他面前不断切换。

 

“前面没问题,除了三楼的楼梯上有个拎着枪的驯蛇人和一条相当大的蟒蛇之外。”

“这里有电梯吗?”Harry问,声音听起来不像之前沐浴在枪林弹雨之中那么有自信了。

“没有,怎么了?”

“我怕蛇。太重口了。也许是因为我太专注于压抑我对于同性的感情倾向让我对蛇也不行了?”

Merlin重新扫了一遍建筑结构图。

“没有电梯,而且还有一打扛着AK47的好家伙们正从北边接近这里。该走了。”

 

Galahad一定是站在了宾馆的雨棚下面,因为Merlin看不到他了。

“他们大概再有九十秒就到了,快走吧。”

 

静止。

Merlin在想监视器是不是坏了,因为走廊里仍然没有任何动静。

 

“我做不到。”Galahad短促地说,声音忽然显得特别年轻。Merlin用手遮住面前的麦克风低声咒骂。然后他深吸一口气,再开口时他用上了自己最具权威性的声音。

“一步一步来,Galahad。深呼吸。检查你的枪。然后开门。”

又是一阵安静。Merlin瞟了一眼小巷里的动向,增援比他想象中来得快,但也还没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想逼Galahad。

终于Galahad还是打开门踏入了宾馆的走廊。他的肩膀可怜地耷拉着。

“吸气,Galahad。话说你是么?”Merlin问,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并不是那么关心问题的答案。

“我是什么?”Galahad不满地反问,但不管怎么样都比之前那纯粹的慌张要好上很多。他正小心翼翼地向楼梯走去。

“专注压抑你对同性的感情倾向。”

“哦——”Galahad轻声笑起来,“没这事。”

他几乎就要走到楼梯底端了。而打手们像潮水一样涌进了宾馆前的广场。

“跑,”Merlin说,“跑跑跑——”

出乎Merlin意料之外的,Galahad服从了。

他听从指示跑上第一节楼梯,然而也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听到了蛇类特有的嘶嘶声。

 

“你能做到。我看过你的射击成绩,你能打中它,”Merlin几乎是在哀求了,他的声音只比耳语略高一点。

Galahad从他西装外套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

“对不起。”

“不!”Merlin大喊,但他的声音完全被爆炸声盖住了。屏幕闪了几下之后暗了下来。

Merlin一拳捶在桌子上,绝望地聆听着从Galahad的麦克风里传回来的任何声音。他听见水泥碎裂的声音和远处传来的枪声,可他唯一想听到的:Galahad的呼吸音,行走时脚步声……却一直没出现。为了摆脱他心中悄然升起的慌乱,他冷酷地说:

“你毁掉了我的摄像头,你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然后他听到了已然熟悉的轻笑,“我就知道比起我内心的平静,你更在乎你那些贵重的小玩意。”

“要知道,我得付钱买这些东西,但我不用付钱给你的心理医生。你没事吗?”Merlin放心下来,他想要纵声大笑,但生生忍住了。

“西装全毁啦。除此之外——操,你可以告诉我那该死的东西有六英尺长的!那我早就跑回机场去了!”

Galahad的笑声里的紧张让他的话听起来毫无说服力。

“无所谓了,反正它已经死了。现在镇定点,继续走。”

 

有那么一会,Merlin什么都没听到。

但脚步声终于还是响了起来。他还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接着是一声胜利的欢呼。Galahad拿到了目标文件。

 

源源不断地赶来增援的黑手党让Harry花了不少时间才从这群人急需重新装修的总部离开,但不管怎么说他出来了。他答应在回去的路上回收Merlin的摄像头,两分钟之后他在一条小巷里找到了第一个还完好的。Galahad理应把摄像头迅速收起来,相对地,他停了下来,把摄像头举到眼前,好像能透过那东西看到在那之后的那个男人一样。

 

“你是新人吧?”他问。“我是Galahad。我是说,这个你已经知道了。你可以叫我Harry,我欠你一次。”

“我是Merlin,”Merlin揉着自己的鼻梁说,却忍不住回给镜头另一边坏笑着的人一个微笑。

 

这确实是一次见鬼的该死的经历。

 

 

Chapter 2

 

他们第一次正式见面的时候,Harry正备受宿醉的困扰。他在回程的飞机上几乎喝光了吧台酒柜里一半的储备,结果还是没觉得爽快。

他正走在去医务室的路上,做任务后的例行检查。除了从回程的飞机上就一直响个不停的左耳以外,他挺好的。

就在这个时候,有扇门猛地打开,一个瘦高个男子走出来挡在了他面前。男子明显是在电脑前呆得太久,整个人显得苍白羸弱。

 

“我是Merlin,嗨。你还有其他害怕的东西吗?”

两个人握了握手,即使只是一触即收,Harry还是觉得贴上来的手掌又湿又冷。Merlin随即抱住了自己的手肘。两个人花了差不多同样的时间意识到这个动作所包含的防备意味,于是Merlin站直身体,靠上身后的门框,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象。他笑容令人刺痛,流露出渴望被喜欢的意味如此明显,整个人显得既脆弱又尖锐。

没有人可以在笑成那样之后却不想受伤,Harry盖棺定论,咬牙切齿地对他说,“你还生嫩着呢。”

 

他们把他分派给了一个该死的新手。

说他新,不仅仅是说他刚到伦敦总部或者刚开始这份工作,而是说他很青涩。他比Harry年轻。而Harry,以自己二十五岁的高龄,认为所有比自己年轻的人都令人心烦,但他会好心的容忍他们的。

别误会他,他平时不是这样的人,可他现在正体验着飙升的肾上腺素褪去之后带来的空虚,而这个新人正需要被教上一课。不是关于随便的什么,而是关于礼仪,关于尊重他人的隐私。从结果来说,是啊,也许,只是也许,他并不需要那么粗鲁,但在那一刻他真的觉得很值。

 

Harry的恐怖症现在列在他的档案上了,他仍然为此感到不满,因为他必须为此去进行心理干预,还得治疗他轻微的脑震荡。

而Merlin,去他的,下地狱去吧。

在那之后的几次任务——鉴于他仍然在恢复中,只有一些侦查任务:收集情报,他只需要拿一杯香槟在一个高雅的画廊里转一圈;或者拿着类似的物件周旋在画廊老板和雅贼之间,解决金融犯罪—都是这些东西。他被分配和Nimue或者Kay搭档。和Nimue在一块的时候他永远在无耻地和对方调情,不过他不会在和老Kay搭档的时候这么做。

 

已经过了一个月了。

正在等待撤离的Nimue和他聚在威尼斯郊区的一个风评不错的小餐馆里。Nimue粉红的雷鬼辫吸引了所有的目光。Harry想他一定是喝了太多的普罗赛柯,气泡酒让他整个人都轻飘飘的,突如其来的后悔趁虚而入,席卷了他,让他问了出来:“有这么一个人,大约有这么高,头发乱糟糟,挺白,叫Merlin的?”

“Merlin可是我~的~宝~贝~儿~”Nimue含糊地说,把啤酒杯紧紧地贴在她波涛汹涌的胸前,接着她忽然变得非常正经:“他聪明,锋利,我在退休之后就把你交给他,所以无论你和他有什么过节,都忘了吧,Merlin是个好人。”

Harry又要了一杯酒。

“一个好人?就只是这样?在我们这行可不需要好人,我需要的是残忍无情的拼命三郎,就像你一样。”

“你的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真是会心一击,”她轻哼着掐他的脸,Harry知道这个嘲笑的手势之下掩藏的是她对自己的喜爱。

“再说了,你不是还有五十年才退?”他继续,“你看,明明看起来应该是你来我那小小的坟前送花才是合适的结局啊。”

她从她的包里拿出一封折起来的信摔在桌子上。Harry拿起来扫了一眼,吹了声口哨。

“你这个叛徒,你这个狡猾的狐狸。”

她把那封信重新折好,小心翼翼地放回包里,避开了Harry的视线。

“事实是,没人会拒绝去牛津读书的机会。而且,虽然我非常喜欢现在的大家和我们可观的健康保险,我们还是得面对现实,Kingsman这个机构根本就是从十八层地狱的真实写照,没有加班这个概念,因为你必须随叫随到,周围的同事都是群疯子,上司则是群自命不凡的势利眼。”

“如果因为他太嫩导致我被杀,就是你的错。不过还是祝贺你。”

他声音中的开心和苦涩各占一半。

 

“所以,我要把你交给Merlin了,有什么还没公开的事儿需要我重新考虑这个决定吗?”

 

她很敏锐,Harry想着,心里一沉。太他妈的敏锐了,没有了她他要怎么办呢?

他摇了摇头。

“不,完全没有。”

 

Chapter 3

 

“你不会相信那小猫刚刚带了什么东西给我。”他对着他的衣领轻笑出声,一张卡片他在手中翻转。“我们收到了一个邀请。”

“那上面说了什么?快说!”情况所限,Merlin只能从Harry的黑框眼镜上的摄像头看到现在的情况。而据Harry所知,Merlin看不懂匈牙利语。

 

这次的任务地点是在布达佩斯的一个小岛上的一座宅邸里,它的装潢看起来就像是奥匈帝国黄金时代的神话再现。这里有活生生的白孔雀拖着尾巴在院子游荡,还有壳上装饰着金子和贵重宝石的乌龟。Harry觉得,如果这座宅邸的风格想更贴近颓废派,主打就应该是吸血鬼、结核病晚期的妓女和将要死于梅毒的饥饿艺术家才对。不过这无关紧要。

这座宅邸的主人,Karácsony伯爵,其实是从苏联向尼加拉瓜走私军火的掮客。

而Harry的任务就是把伯爵的私人帐本借来看看,借此认识一下这条走私线上的其他大鳄。他又研究了一下那张卡片,上面有一丝非常淡的香水味。

 

 

“哦,开头一段赞美了我的臀部线条,只是若翻译成英文,就失去了匈牙利语那妙趣横生的韵味。我们钜细靡遗的调查和我的理发师的账单终于发挥了该有的功用,他邀请我去这个,按照他在上面写的:‘位于楼上的爱的陋室’。”

他抬头,望向正在房间另一头和一个有点来头的国际军火商交谈的Karácsony伯爵,展现出一个他最为诱惑的微笑。

对伯爵点头示意之后,Harry向洗手间走去。

 

线路的另一端出现了短暂的安静,然后Merlin谨慎地说,“你不需要这么做。我是说,如果你不想的话。”

“什么是‘你不需要这么做’?我当然要去!”

 

Harry小心地把一个窃听器藏到便器边上,以备不时之需:洗手间是一个总能收集到最新最全的小道消息的好地方。与此同时,Merlin陷入了一种慌乱的疯狂状态里。

“注意安全。前戏,润滑,用很多润滑。我真的很抱歉。我没办法完全下线,我真的不能这么做,但我可以看别的地方,除非你说安全词。让我想想,除非你说‘chéri’(亲爱的)。当然,我们会非常慎重地对待影像——”

在听到Merlin说起那个法语词的时候Harry努力压抑了自己想要微笑的冲动。那个低沉的卷舌音‘R’让Merlin听起来就像个斯拉夫人。

“你想看吗?”Harry低声问,“你想看我分开双腿,为谁知道什么鬼伯爵打开自己,让他的大老二把我完全撑开……”

 

Harry在手上沾了点水,微微弄乱了自己的头发。

说真的,自己就是个完美的造物。他不无满意地想着,又打量了一下镜子里的自己的形象,给自己点了个赞。所谓“天赋”越高,责任越大。有些事情,总要有人去做。

 

“我们能在三分钟之后把你撤出来。”和这句话同时传到耳边的还有飞速敲击键盘的声音。Harry希望Merlin没有把直升机派出来,或者发射点对点导弹。他叹口气,那可就违背了他和Nimue告别时发下“不要惹任何麻烦”的庄重誓言。

 

“Merlin,亲爱的(chéri),冷静点,麻烦你。我们需要进入他的私人房间,但并不是那种‘进入’,你懂我的意思吗。我进去之后会把他打昏,失忆针会确保他醒过来什么都不记得。等我拿到文件你就把我弄出来,任务结束。”

 

在连线的另一端,Merlin呻吟起来。

“我搞砸了吗?”

Harry心中忽然溢满欢喜之情。他对镜子里的自己露齿一笑,还抛了个飞眼。他知道这些画面都会传回那间阴凉昏暗的办公室里。

“让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这不是你的错,是个人就会被煽动。先提醒你,我会一直拿这个笑话你,直到你死的那天。可我真的不是在怪你。”

“我确实搞砸了。”

“也许有那么一点。”

 

任务本身很轻松,Harry在把失去意识的伯爵安置在椅子上的时候颇为得意地想。他得给这个人保留这点尊严,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有点感动的。

 

根据Merlin的简短指示,他打开了保险箱,把所需的文件收进了一个防水的文件夹,塞进了自己的衬衫里。在那之后,他需要做的只有再呆一会,把自己的伪装弄得更像那么回事而已。

 

在离开房间之前,Harry弄乱了自己的头发,解开了衬衫最上面的三颗纽扣,拉开门对站在走廊另一头面无表情的保安抛了个媚眼,迈着虚浮的步伐慢慢走下楼梯。

他从最近的桌子上拿了一杯香槟,看似餍足的舔了舔嘴唇,这座宅邸里有那么多装模作样的东西,酒水却没那么上档次。在确认自己的离开不再像是令人生疑地落荒而逃之后,他朝面向河边的露台走去。在他就要走到栏杆边上的时候,匈牙利人的咆哮从他身后传来。一定是有人检查了Karácsony的办公室。

“Well, shit,”他说着,一跃跳过了栏杆。“除非情势逼人,要不然一个绅士的言行应该永远彬彬有礼。”

“直升机还有两分钟就到了,你能再顶一会吗?”Merlin粗声说。

 

Harry向河边跑去。

 

“Merlin,我要在这里和我的衬衫分开啦。”Harry踢掉鞋子,走进浑浊的多瑙河水里。

“蓝色多瑙河,哈。对了,如果你真的想看我的那些性感时刻,我和冰岛首相女儿的那次就不错。别害羞,去找Nim要吧。那么让我们到了那边再见吧!”

 

Harry把他的衬衫扔进水里,这样就没人能利用上面的信号追查到他们了。

他追逐着掉落的星屑,游过洒满月光的长河。

 

 

Chapter 4

 

是了,他的负责人在任务中拼了死命地想把他塞给一个室内装潢品味有问题的可疑军火商这件事,毋庸置疑会被载入史册。即使整个故事的细节在一次又一次的转述中被丰富得越发淫荡而精彩,又能如何?反正在Harry看来,那些烦人事实的流传性绝对敌不过高度逼真的流言。

 

 

从那以后,Merlin有预谋地让自己不再出现在Harry的生活里。

如果有任何有着疯狂野心的反派试图实施些不合时宜却令人叹为观止的天启,那也不关Harry什么事。

每个早晨他打开信箱都希望里面有一个装着他的新任务的信封,可他收到的只有披萨广告和陪同服务宣传手册。

他试图享受假期,带着酸黄瓜先生散很长的步,去训练场里吓唬新学员,可没过多久他就觉得自己快疯了。

两星期过去了,第三个星期也迅速地走到了尽头,Merlin还是没有任何联络。Harry有时候觉得自己在花园或餐厅里看见了那个熟悉的瘦高身影。但如果那真是Merlin的话,这人在隐藏自己这项技能上一定得了满分。

 

 

最终Harry耐心耗尽,他截住了Gawaine。

这位和Harry年龄相仿的特工在Harry找到他的时候,正在花园里进行一项,用他自己的话说是“和自然交流,看鹅卵石生长”的活动。

Kingsman特工训练里有一条非常重要:如果永远不要出其不意地接近一个特工,除非你想在谈话结束之后缺胳膊少腿。所以Harry清了清嗓子,把Gawaine从他的幻梦里拉出来。

 

“嘿,Gawaine,你认识Merlin吧,那个试图——”

“让你卖屁股的,是的我认识他。不过你要知道,现在这个梗已经不流行了。”

Harry做了一个夸张的动作。

“这个故事会流传千古,就像卡萨布兰卡一样永不过时。这曾是一段美好友谊的开始。”

Gawaine呻吟着,扬起头让自己沐浴在三月的阳光里。

“你知道,他也是我的负责人。所以,你刚才说——”

“对的,”Harry撞了撞Gawaine的肩膀示意他往边上挪挪,然后坐在了Gawaine身边。“他是个怎样的人?”

“一个普通人?”Gawaine耸肩,“有天晚上我们一起去喝了几杯啤酒。无趣,但是很正经。或者说是太正经导致他整个人都很无趣?”

Harry无法想象和Merlin一起出去喝酒。这个事实在他胸中卷起一阵怨念的漩涡。

“但作为一个任务负责人,他——”

“他是个好人,”Gawaine强调道,“冷静,有条理,在我看来他简直像个机器人,但你知道你可以相信他。我不知道你们在闹什么别扭,我也不想掺和,所以请你——”

Gawaine挥了挥手,做出一个赶人的动作。

“我们没有闹别扭。”Harry站起身,心烦意乱地喃喃道。在他看来,“机器人”是最不可能用来形容Merlin的词,“冷静”和“有条理”也一样。他没什么能做的,又不能给Nimue打电话。

他觉得有必要自己进行调查。

 

 

除了不能出其不意接近一个特工之外,Kingsman训练教会Harry的另一样东西是,若不想变成手残,就永远不要偷偷进同僚的房间。

Harry很宝贝自己经常有机会被拿来和钢琴名家相较的十指,所以他决定用一种比较“变通”的方法。他从Arthur那里偷来了Merlin办公室的门卡。也许他会被责怪,但Arthur又不是那种会对自己唯一的侄子记仇的人,所以Harry还是走进了Merlin的办公室。

 

Merlin正和他面前那些各式各样的屏幕如胶似漆,画面上用不同角度展示了一个人山人海的商场。他大概把Harry当成了别的什么人,没回头,只是挥了挥手说,“把它们放桌上就行,我等会就签。”

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好运,Harry含糊地答应着,关上了门。他不再出声,试图让自己成为房间的一部分。

 

尽管画面在他面前不断变幻,Merlin整个人看起来仍旧很放松。他倚在椅子上,身上的毛衣松松垮垮,过长的袖子盖过了他的手腕。桌子上堆着不少马克杯,但从他身上Harry找不到像Kay那种由于摄入过量的咖啡因而造成的紧绷。

在微微调整了麦克风的角度之后Merlin平静地开口,“Guinevere,又有三个人从停车场过来。Mordred,请你回到底层。”

 

屏幕上闪动的画面和现场传回来的声音交织成一出命悬一线的芭蕾舞剧。Merlin冷静而沉默地操纵着那原本只存在于传说和流行文化中骑士们。跟从他沉着的声音,骑士们从燃尽崩毁的王国中归来,被重新赋予了生命。鲜血和火焰无法欺近他身边,无法到达他所在的由青绿色的灯光和舞动的暗影组成的堡垒。

 

Harry着迷地注视着这一切,发现自己无法把面前这个人和他所知的那个笨手笨脚的新人联系起来。

 

当屏幕上的一切动向都告一段落,Merlin点点头,“Guinevere,Mordred,很荣幸与你们合作。”他关掉连线,坐在椅子上转过身来。

在那个瞬间,Harry看见了Merlin工作时的表情,那是又一次战胜了死亡的表情。

但当Merlin发现了他,那个表情就软化成一个Harry熟悉的撇嘴笑。Merlin推了推眼镜,轻轻地“哦”了一声。

Harry的呼吸卡在了喉咙里。

 

“是你。”Merlin带着一丝不满说道。

“可不就是我。”

Harry等了一会,以为会有回应,但他失望了。所以他决定不管不顾地继续。

他以前从没觉得自己有表达障碍,但这次他发现自己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这可不像他。

 

“就,我最近都没有看到你,而且我也没接到任何新任务,所以我想——我想我应该来问问,我们很好,对吧?”

Merlin摘下眼镜,望向虚空之中,留给他一个空洞的微笑。

“除了你在Arthur和整个圆桌骑士面前大声宣布我觊觎你的屁股之外。”Merlin死气沉沉地说,“内部调查很有趣,折磨人的反亲敌条款则是在搞笑呢。放心,除此之外,我们之间没问题,简直不能更好了。”

“等下,他们让你做了什么?”Harry倒抽一口气,“但我们没有……”

“我就是这么和他们说的。只是你的话没起到任何帮助作用。很显然,他们是认真地在保护你纯洁神圣的贞操,你得记住这一点。”

Harry像是听见了世上最荒谬的事情一样喷笑起来。

“哦拜托,说的好像我还有节操一样。我早就脱处了。放荡是我的中间名。好色也是。”

Merlin报以干巴巴地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我可以和他们说清楚。Arthur会听我说的。”

“哦得了吧,那会让已经快过去的事情变得更糟。你可能会被派给别的人负责。但我希望他们会很快意识到我不会和你搞上。”

“说得好像我只能毫无反抗地任你宰割一样。”

“说得好像我已经饥不择食到如此地步了。”

总觉得这对话的走向貌似奔向了一个完全错误的方向,Harry想着。

“是啊,没错。但是我们挺好的。”Harry说,试着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像是在恳求。

 

Merlin想了一会,极其不明显地点了点头。Harry只好凑合着接受现实。

 

Harry在打开门的时候回过头,注视着Merlin的眼睛。

 

“但你知道我并不想要任何其他人,对吧?”

 


tbc

第5章第6章

7-9

完结

评论
热度(175)
  1. 鹿裤裤GraceTea 转载了此文字
    好吃!辛苦啦
  2. GraceTea深海森林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喜欢梅林老师跟哈利老师的互动啊!!!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