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西电影补完计划02——《The Double》双重人格(2013)

一个风格很独特的片,但是卷西的演绎,真的很棒!

清溪半里桥:

*全是个人观点,完全剧透小心


  《The Double》由知名英剧《IT狂人》男星理查德·阿尤阿德执导并编剧, 影片改编自19世纪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创作的同名小说《The Double》(双重人格)。

  我在看电影时除了舔屏【够,还一直在和基友争论Simon和James与心理学上的双重人格症状不符,到底是翻译的不对,还是导演想要通过夸张两个人格见的对立关系,所以将他们表现为同时出现且矛盾越来越深的两个人。这电影看得我们都很困扰。

  在舔了几遍杰西的颜之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去看原著。

  原著作者陀思妥耶夫斯基,是俄国文学史上最复杂、最矛盾的作家之一,《双重人格》是他的早期作品,本书的中译版很不好读,因为主人公大量的怯懦重复的语句与各种臆想,被用更加冗长的句子翻译过来,使得读完之后头痛得不行,至少我是这样,粗略翻了翻英译版,感觉比中译版好一些。而且不敢说能理解它。借用大家的书评概括说,原著的故事是这样的:戈里亚德金,一位生性软弱、处事迟疑的九品文官,因出身微贱,在上司面前备受欺凌。他羡慕那些扶摇直上的‘社会的宠儿们’,妄想成为社会的强者。结果他在幻想中变成了另一个人,即小戈里亚德金——一个善于钻营、八面玲珑、惯耍手腕的人物。然而,就其本性和社会地位而言,他绝不可能变成小戈里亚德金那样的人。最后,他的幻想遭到破灭,病态灵魂搏斗的结果只能是绝望,以致发疯。

  根据原著来理解,这是Simon幻想出了James这个次人格,却差点被James夺取了主人格的故事,在葬礼上的打斗中,明白两人是一体的,于是选择自杀,以夺回对身体的控制权。【但我觉得电影的结尾也许可以换种理解,原著是小戈里亚德金将戈里亚德金扶上了去疯人院的马车。那么电影的结尾,可不可以理解为他由于自杀被用救护车送进了疯人院?守在他身边的女孩,也许也只是他的幻想。

  总的来说,电影比小说温柔很多,不仅是给了一个有希望的结局,原著里的主角极度自卑、时刻处在一种尴尬出丑的境地,而杰西演绎得Simon,大概是迷妹自带柔光原因,虽然也是怯懦自卑,毫无存在感,但不会像原著那么惹人生厌,尤其是带着惶惑不安的眼神,说自己感觉像是隐形的,好像别人的手可以透过自己的身体穿过去的时候,简直想全世界都打包给他【够

  电影风格独特,布景看似是七八十年代甚至更早,但其实非常不真实,你会发现你无法推断出电影世界的年份、甚至不知道电影的重要场景——Simon工作的公司究竟是干什么的,且与舞台剧似的场景交错。总是不明亮的灯光,角色在走廊灯下经过或是乘坐电车时,光影在角色身上/脸上不断掠过,渲染出了这部电影该有的气氛,冷漠的,压抑的,受伤的。

  杰西用不同的身体语言很好的演绎了两个角色,Simon怯懦、紧张,有些缩手缩脚,James自信、夸张,动作幅度总是很大。在语调上也有下功夫,一个迟疑、回避争执、语气轻软,另一个张狂、强势有力,语气更高昂一些。

  Simon在会社工作了七年,尊敬的上司连他的名字、工作时间长短都不晓得,即使他总是超额完成工作。门卫也不认识他,甚至不愿意放他进门。喜欢的女孩是同事,眼里也没有他的存在,即使他总是借口去用复印机在女孩面前晃悠,他只能在熄灯后,用望远镜偷窥住在对面楼的女孩。他的母亲对他无比冷漠,而疗养院几乎掏空了他的钱包。



  他兢兢业业,从不争执,却被人忽视、冷漠相待。

  James的出现让Simon惊慌不已,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却没有人发现。


大家都觉得James很不错,而Simon在苦苦追问,“你不觉得他眼熟吗?……没有让你想起谁吗?……比如说我?”,在终于得到你们确实挺像的答案后,他接着问,“那为什么你都没有注意到?”,答案很是伤人,“无意冒犯,但你太不受关注了,几乎什么都不是”。





  James迅速获得了Simon的崇拜,他可以强势地命令服务员、带Simon去酒吧惹事后一起疯跑、漫不经心的听Simon倾诉,即使他没听完就睡着了,他仍然表现得像一个救世主,一个拯救Simon失衡生活的高级版本。



  直到Simon辛苦努力的成果被James盗用,上司对James大力赞赏并迅速提拔,喜欢的女孩被James夺走又抛弃,Simon送流产的女孩去医院却被女孩诅咒应该自我了断,回家后他听见电话留言说他母亲的葬礼在今晚举行,赶去公墓却发现James代替了他的位置。

  他的一切身份,都被James取代了。

  于是他赶去公墓,大打出手,却发现James受了伤,自己也会流血。




  晕过去的Simon在公墓醒来,他赶回公寓,铐住了James,对着镜子,用刀在脸上划了一道。

  他做了一个决定。



  跳下去前,他们对对方挥手致意。




  他在下坠。




  他在空无一人的公寓死去。



  而他在救护车上醒来,身边是心爱的女孩。

  他终于可以说。





和天堂鸟GN讨论时候想到有很多没写,打几个补丁(同样只是个人观点):

  如果从心理学上看,双重人格中一个人格并不知晓另一人格的存在,而两个人格都是完整的,有自己的记忆、偏好、爱好,一般来说有可能主人格是在重大打击/刺激下,创造出一个强大的次人格来保护自己,次人格往往与主人格完全不同。电影用两个面容相同但个性完全相反的两个人来表达这一点,更直观的表现众人对两个人格的不同态度,也就是说,没要必要去纠结他俩可以同时出现这一点,它大概是更好的表现两个人格的手法。Simon一开始对James的喜爱,把床让给他睡,我觉得床大概是某种控制权的体现,就是次人格一开始被创造出来保护主人格的作用体现,那个时候James让Simon觉得安全。而当次人格开始争夺主权的时候,也就是James开始取代Simon的一切身份的时候,Simon将James拷在床上,也就是迫使James出现在外,然后实施了自杀行为,也就是杀死了James。

楼道那里,Simon把自己的鞋拖下来给了那位老人,然后穿着袜子走开了。我没怎么懂,可能是那位流浪老人也是一位孤独的、无人在意的人,所以Simon想留些温暖给他;也可能是触景生情,觉得不想再walking in my shoes,in sb. shoes,直译“穿某人的鞋”,有“处于某人的地位”“过某人那种日子”的意思,也就是他不想继续自己这种生活,想要改变。

评论
热度(98)
  1. 清溪半里桥清溪半里桥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废垒空壕
  2. GraceTea清溪半里桥 转载了此文字
    一个风格很独特的片,但是卷西的演绎,真的很棒!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