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意乱情迷 (3)完结

(1),
(2)

新年快乐!来多吃大肉吧!


  结束欧洲之旅,回到美国后,Mark接着跟Sean一起做着这份工作。并且把生意超做越大。Mark赚的钱越来越多,他开始为家里添置一些新的家具,电器。换掉妈妈之前不好打火的炉子,为家里更换取暖设施让冬天更好过一些。但他的生意不可能没有任何消息传出来,社区开始有些流言蜚语,Mark没去理这些,甚至开始进而跟Lex有所合作。因为上次的交易中,Lex特别注意到了他,并且知道,Winklevi兄弟是因为他做出来的app才能更快地把生意做大。而Lex还想让他帮获取更多的信息来进一步扩大生意规模。而不止是药.品交易。因此也越来越得到Lex的信任,而经常出入他家跟公司。也不知不觉与那个Omega见更多次面。但是出乎他意料外的是,他竟然在LexCorp里面也看到了Eduardo。一样穿着贵价西服,衬衫扣子紧紧扣到第一颗,头发依旧一丝不苟地抹着发油在办公室忙碌。后面他才得知,原来这个Omega不仅仅是Lex的Omega,倒还是鹿特丹正经大学商科毕业的高材生。
  
  又一日,Lex叫了Mark去他办公室那交代事务,却临时改期,叫了Mark去他家找他。Mark去了他住的地方等他,等到Lex拿着外套走出来,Mark打开电脑跟他讲了起来。讲完事情,Lex接了个电话,自顾自地走了出去。Mark还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有点尴尬地瞄了瞄周围。见没人注意到他,搓搓手,合上电脑就准备走人。这时候,却听见Eduardo的声音传了出来,“Nancy,那对黑玛瑙袖扣收哪了?帮我找下,晚上我要跟Lex去下……”话音未落,就看到Eduardo裹着睡袍走出来了,难得看到他除了正装以外的打扮,Mark多打量了两眼,但又想到,他可能才刚洗完澡出来,有点不好意思,出于礼貌地避开眼神不去看他。
  
  “呃,Mark!你怎么在这?”迟疑了下,Eduardo问道。
  
  “嗯,Lex刚叫我来谈点事情!不过我就要走了!”Mark抱着电脑,站起身。
  
  “你准备回公司?”Eduardo环抱着手,斜斜靠着沙发靠背。
  
  “嗯!”Mark点了点头。
  
  “那等我换完衣服吧,让司机送我们一起过去。”Eduardo微笑着建议。Mark本能地要拒绝,却不自觉点了头。
  
  “那,干脆来帮我看下哪套西服比较配!”Eduardo说完,趿着毛绒拖鞋转身往房间走去。抱着电脑的Mark犹豫了下,还是跟了进去。
  
  Mark跟着Eduardo穿过卧室,瞥见凌圌乱的大床,暗示着不久前这里上演过的欢圌爱现场,他突然觉得嗓子有点干,他喉头滚动,咽了下口水。Eduardo从衣帽间探出来头来,拎着两套在Mark看来毫无差别的西装在身前比划着,“你觉得哪套比较合适,晚上有个鸡尾酒会!”Mark想起在店铺里买东西的那些Omega们,决定还是假装有鉴赏力地说,“我觉得左边那套更衬你,跟你的眼睛很配。”
  
  “Prada,Prada,总是Prada!”Eduardo故作夸张地感叹道。“穿给你看,好不好?”Eduardo塞回另一套衣服,拎着Prada走出来,随手把西服丢在床上。他身上穿的黑色睡袍本就只松松地系着腰带,这会儿,越发地因为他的动作而松散开来,黑色丝绸贴着白生生的胸膛,Mark都没意识到自己早已看的双眼发直。Eduardo拿起西服外套披在肩上,问道:“Mark,你觉得我这么穿好看么?”Mark被叫到名字,突然回过神来,立刻低头,像是在看着怀中抱着的电脑,喃喃应和道,“恩,很好看!”
  
  “你都不抬头看我,就知道很好看了!”Eduardo带着笑意,越走越近,Mark闻到洗发香波的味道飘过来,有点清新的甜香与刚沐浴过后的水气,他觉得此时的空气都变的湿圌润起来。Mark抬起头,想要解释一下,Omega却扑着亲了上来。嘴唇湿圌软地碰着他的嘴,他睁大眼睛看着Wardo,近到可以看到Omega脸上的一些细小的绒毛,还有他浓密的睫毛,随着呼吸微微颤抖。他感觉到Wardo的双手圈在自己的腰上开始摸索着,“为什么睁着眼睛盯着我看?”Eduardo离开他的嘴巴,鼻尖故意靠着他的鼻子擦过,声音软软地问着,“难道你不知道,接吻应该闭上眼睛么?”
  
  “呃,我……”Mark刚想抱歉顺便解释一下,又被Eduardo的吻堵住,Eduardo一下一下在他的嘴上啄着,发出啾啾的声音。Eduardo贴着他的额头,嘴唇蹭着他,带着笑意小声说着:“打赌你这次一定还是睁着眼睛的!”“谢谢!”Mark终于说出一句话,Eduardo靠着他呵呵地笑着,呼吸中带着些气流,Mark觉得有点痒,心里升起一些说不上来的焦躁。Eduardo的手指慢慢探进他的衬衫里,他观察过这个Omega的手,他手指纤细,骨肉匀称,现在正带着软软地攀爬在他腰上。
  
  “你一直看着我?”Eduardo的眼睛亮亮地看着他,像蜜糖一样的颜色,让他心里的燥热止不住地向全身扩散。
  
  “我……你……因为……”Mark只觉得有特别多的话想说,却不知道先说什么才好。Omega看着他的样子,咯咯笑起来,连眼角都皱起了笑纹,Mark气恼地丢掉怀中抱着的电脑,一把将Eduardo向后推向床上,扑了上去。Eduardo惊呼了一声倒在软圌绵绵的床垫里,却没有抗拒的意思,依然笑盈盈地看着Mark。Mark手忙脚乱地开始解皮带,脱掉裤子,接着一把扯开Omega那本来就松松散散的睡衣带子,里面竟是真空,赤圌裸裸圌露出紧致修长的身子来。Mark盯着床上Omega的裸圌体。口干舌燥,忍不住吞咽着口水,手却不知道往哪摸才好。
  
  Mark直接伸手摸向Eduardo的胸圌部,他的皮肤细腻白圌皙地像牛奶一样,摸上去就像店里最上等的丝绸一样顺滑。他手指有点凉,刚碰上去时,Eduardo条件反射地缩了下圌身子。Mark赶紧收回手,迅速地搓了两下,又摸向Eduardo的身子,他的乳圌头小小地,粉粉圌嫩嫩地,Mark捏着他的乳圌头,只觉得喜欢的不知如何是好。Eduardo躺着任他玩弄,笑着说:“喜欢么?”Mark嗯嗯着点了好几下头,一刻都不想松手,“不想尝尝么?”Eduardo眯起眼睛咧开嘴,笑的像偷吃过的猫一样。Mark抬头看着他,瞳孔放大,猛地埋头在Eduardo胸前,叼圌住Omega小巧的乳圌头吸吮起来,他用牙齿慢慢碾咬着,发出滋滋地水声,随着他的动作,Eduardo也发出难耐的呻呤声,用手胡乱地抓着他的头发。


新年好,吃块大肉补补身体! 走SY


  Eduardo歇息了一会从床头抽圌出纸巾,岔开双圌腿,随意擦着身体内外的白圌浊体圌液扔了出去。接着又抽圌出一根烟点起。Mark痴迷地看着身侧的Omega的动作挪不开眼,他贴了上去,摸不够Omega年轻而细腻的皮肤,手像是被粘在了Eduardo身上。
  
  “你喜欢我么?"Eduardo挑逗地对着他喷了一口烟。
  
  “嗯嗯!”Mark吻着他圆圌润的肩头,性圌事后Omega的气味更浓郁了,红蜡糖的味道夹杂着汗水的味道,让Mark想到自己熬夜编程过的房间,熟悉的气息。他伸出舌头又舔圌了几口。
  
  “你想跟我私奔么?”Eduardo随意地抛出一句话。
  
  “什么?”Mark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
  
  “你想跟我私奔么?”Eduardo平静地又重复了一遍。
  
  “当然,当然了!”Mark一面回答着,一面忙不迭地点着头。
  
  “真的么?”Eduardo转过头来看着他。
  
  “嗯,当然是的!”Mark用力点着头,深怕面前的Omega不相信自己。
  
  “那,你想跟我生孩子么?”Eduardo脸上浮起笑意,眼睛像蜜糖一样的甜。
  
  “当,当然,你想生几个?”Mark仿佛只就剩下点头这一个动作了。
  
  “10个!”Eduardo笑着回答,亲着他的脸颊。
  
  “嗯,这太多了点!”Mark小幅度摇着头,宠溺地看着Eduardo的脸。
  
  “好,那就少点!他们要在哪里上学呢?”Eduardo轻笑着,眼睛眯起来,整个人散发出柔软的气息。
  
  “我们去加州好不好,我有个表兄在那边。我可以在那边找到一份工作,那边气候很好的!阳光海滩!”Mark努力回想表兄曾经跟他讲过的话。
  
  “或者我们也可以回巴西,你知道么,我家里其实是巴西人!但是我从小就来了荷兰。”Eduardo有点憧憬的样子。
  
  “你想去哪里都好!”Mark痴痴地看着Omega,他们粘着汗的身体贴在一起。
  
  “我们多相配啊!不是么?”Eduardo抱着Mark,把头贴在他的颈侧。
  
  Mark的腿与Eduardo交缠在一起,他用脚摩挲着Eduardo的小圌腿,暖暖地贴着不舍得放下去。Mark觉得他可以就这么抱着Eduardo直到天长地久。
  
  “铃铃铃……”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电话声,Eduardo闻声从床上弹起来,翻身去沙发上的衣服里翻找着手机,接了起来。
  
  “嗯,还在挑衣服呢!我穿那套Prada好不好?就是你上次说我穿起来屁圌股特别翘的那一套……”Omega调笑着,一手接着电话,一边找着衣服披上身,Mark看着Omega美好的肉体又被裹进睡袍里,他靠在窗窗边讲着电话,时不时地低笑着。Eduardo系着腰带的身影,腰圌肢纤细地不盈一握,那么近又那么远,Mark伸出手去,让自己的手指与Eduardo的侧影重合,他用手指在空气中勾勒着Eduardo的身影,却不敢尝试去握住他,他害怕如果真的伸手去抓,也许会发现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绮梦。
  
  Mark还在出神,Eduardo已经走了过来,俯身摸着他的胸膛,“Kid,该起床啦!洗一下,我载你去公司!”
  
  “所以,我们……”Mark有点失措地看着他,不知道说什么。
  
  “所以,我们什么?”Eduardo笑起来,手指在他胸上点着,一字一顿地故意问着。“回公司再联络!”又“啾”地亲了一下Mark的嘴,Mark咬住他的嘴唇不让他起身,Eduardo就顺势加深了这个吻,他把手插到Mark的小卷发里,捧着他的头,舌头从他的牙齿一颗颗滑过,舔圌弄着他的口腔深处。直到分开时,两人都有些气喘。Eduardo用手指点住Mark的嘴,自己却忍不住笑了起来。“洗澡,去上班!”他故作严肃地说道。
  
  Mark就这样和Eduardo开始了偷情的生活,恋爱中的人,在公司擦肩而过的交换的一个眼神都满含爱意,直到半年后的一天。
  
  Mark从地铁站往家走,却看到家附近停了辆豪车,有点奇怪,多看了两眼,开门回家,习惯性地叫了下妈妈,告知自己到家了。却意外地没有听到回复。他换上拖鞋,往起居室里走,却意外地看到Eduardo站在他家客厅窗前摇椅旁。摇椅上坐着一个人,背对着他,看着窗外。
  
  “Wardo?你怎么会?”Mark困惑地跟他打着招呼。Eduardo却没有回应,只一脸拘谨地看着他,咬了咬下唇,飞快地瞟了一眼坐在摇椅上的人,像是在犹豫要不要回话。
  
  “Warrrrrdo!恩,比叫Dudu好听多了,不是么?”摇椅上的人亲呢地拖长调子模仿Mark叫着Eduardo的名字。接着他起身转过身来。
  
  “Mr.Luthor,你……”Mark皱起眉头,心里转过无数的念头。
  
  “你不该先关心下,你的家人去哪里了么?”Lex语调轻快,他背着光站着,有些看不清他的眼睛。
  
  Mark的脸刷的一下变的颜色,张开嘴,“你……你做了什么?”声音有些许颤抖。
  
  “知道Dudu哪里最敏感么?脖子!我想你也一定知道,是不是?”Lex的声音甜腻腻地,说着话贴着身边的Eduardo,慢慢摸上他的脖子,Omega胸口起伏着,像是在平复自己的呼吸力度。Mark手脚冰凉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Mr.Luthor……”
  
  “No,no,no!千万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操过!你们操在一起多久了?我想想,是从荷兰那会就开始了么?你知道么,我从Du——哦,不从Wardo身上都能闻到你的死宅味。”说着靠近Eduardo的脸,夸张地吸了口气,接着伸出舌头舔圌了一下咂摸着。Eduardo眼珠斜到一边瞟着Lex,牙齿止不住地轻微颤抖着。
  
  “你们喜欢怎么干?我个人倒是偏好狗趴式,Dudu骑起来特别带劲,毕竟小婊圌子就该用操婊圌子的方法,不是么?哦哦哦,当然了,他上面那张嘴也跟下面的一样又多水又会吸。你也一定试过,很销圌魂是不是?能让人把脑子都射圌出来!就在刚刚,他在餐厅的桌子底下给我吹了一发!”说着,Lex像是回想起不得了有趣的事情,大笑起来,Mark跟Eduardo两人定定地立着,听着他的笑声缓缓消了下去,他抬手假装拭了下眼角笑出来的眼泪,自顾自地接着讲着故事。他的声音笑过后,变的偏高而有些尖锐,“没办法,Wardo吸的我实在太爽了,怎么也控制不住表情了。有趣地是,隔壁桌的老头全程看着我,接着,哈哈哈--接着,他就跟服务生,点了跟我一样的奶油炖菜!真有意思!哦?我是不是还没告诉你,Wardo吃了什么菜!你想知道Wardo爱吃什么菜么?还是你也知道,他最爱的是CreamPie啊!”Eduardo面无表情地听到这里,下意识舔圌了一下嘴唇,喉头滚动着。
  
  Mark看着Lex搂住Eduardo,手肆意地在他身上游走。他有点畏缩,终究还是干巴巴开口问道,“Mr.Luthor,你今天过来是有何贵干?”
  
  “过来谈生意,当然也要顺便看下老朋友咯!接下来,就跟Wardo去LA那边走走,他家里是巴西人,喜欢冲浪晒太阳。不能总让他在阴冷的阿姆斯特丹窝着!嗯?”说玩,他玩味地看着Eduardo地脸色慢慢由面无表情慢慢地裂开来,露出一丝恐惧与绝望来。
  
  “Mr.Luthor,你希望我怎么做?”Mark咬着下唇,声音从齿缝里透出来。
  
  “哦呵呵,嗯,聪明!我喜欢跟聪明人谈事情!但是我更喜欢知道分寸的人!你之前看到过我的流水线,现代工业自动化的伟大力量,多了不起啊!但是,你必须得确定好,每一颗螺丝被固定好!不然的话,你懂的!”Lex嘴角弯起,语调轻快,话语里却不带一丝笑意。
  
  Mark盯着他,又收回眼神到自己的脚下盯着,手指小幅度地抓着裤缝,捏了又放。Lex慢慢走了过来,“Kid,你知道么,我父亲是在东德出生的。他长大那会,吃的是变质的饼干。而且每隔个周六,他还得上圌街游圌行,向暴君挥舞着鲜花致意。相信我,没有人比我更懂,看清形势跟知道分寸是多么重要!”说着,他体贴地抬起手,掸了掸Mark身上看不见的灰尘,帮他整理起皱着的卫衣来,“毕竟,你不知道,说不定什么时候,咻--你的父亲就会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消失在回家的路上了!”Lex夸张地配着音,猛地扯住Mark卫衣的帽绳。Mark突然被拽,身子不稳地向他靠了一下。Lex扶稳他,拍拍他的胸口,嗔怪道:“你瞧,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
  
  Lex并不高,Mark抬眼直视着他,认真地看着他的脸,随着Lex的靠近有一种恢散不去的黑暗气息压过来,让人透不过气。“我--我知道了!”Mark嗫嚅道。
  
  “你说什么?我好像没听到!我恐怕Wardo站的那么远,更加听不到你的声音!”Lex侧着头把手放在耳朵边做出收声的样子。
  
  “我懂你的意思了。MrLuthor,我会做该做的事情的!”Mark扩大着声音答着话,抬眼看了下还站在阴影中的Eduardo,又收回眼光。
  
  “That'smyboy!”Lex兴高采烈地反手拍了拍Mark的胸膛,接着他习惯性地搓圌着手,走回到Eduardo身边,揽住他,又抬手看了看表。“哦哈哟,时间过的可真快啊!Wardo,你之前一直想看的那出剧,呃--叫什么来着,嗯--随便了,预约的时间要到了!我们得走了!”接着,他像是完全忽略掉房间里面还有另一个人一样,搂着Wardo从Mark身边自在地走了过去。
  
  “等等!”Mark叫着。
  
  Eduardo飞快地转过去,眼框红红地含圌着泪盯着他,想要说什么的样子,但又咬住了嘴唇没有出声。Lex圌闻声侧了下头,慢慢站定,才半转过身子,笑盈盈地挑起眉毛,等着Mark开口。
  
  “我家人到底在哪里?”Mark一字一顿地问道。Eduardo脸色瞬间变的惨白,Lex揽住Eduardo,忍不住地笑意,他小幅度摇了摇头,顺着Omega西服顺滑的面料上下抚圌弄着他美好的腰线。“你的父亲一向认真祈祷做功课,所以这次收到梅西百货的感恩节客户大回馈赠券,当然是要在指定时间内去把它花掉咯!毕竟这搞不好是上帝的,哦,不,是耶圌和圌华地旨意哦!”听完Lex的话,Mark恶狠狠地盯住他,薄薄的嘴唇被他抿到发白,却不敢看着Eduardo。
  
  “走啦!”Lex手上稍用力带了下还愣愣站着的Omega。Eduardo神色灰败地望住Mark,慢慢垂下眼,转身跟着Lex沿着昏暗的门廊向外走去。
  
  “感恩节快乐啦!”Lex一边搂着Eduardo,一手轻佻地挥手做了个再见的示意动作。然后,“啪”地一声关上门,一切归于寂静。
  

  
  “Arielle!不要再玩iPad,快去帮你爸爸把车上的火鸡拿下来!”
  
  “知道啦!妈妈!”
  
  “Randi,把那个袋子拿给我,然后去开门!”
  
  “妈,门没锁!是不是Mark回来了!Mark~Maaaark~出来帮忙搬东西啦,你知不知道,今天我们多么好运气,早上……”Randi走进屋,就看到,Mark眼睛直直地站在起居室中间。“Mark?Mark!”Randi连叫两声,见他都似没听见,没反应,大声叫起母亲。“妈!妈!你快过来!!”Karen连鞋都来不及换,噔噔噔地跑进屋,见状抱住Mark,摸着他的头发,“Mark,Marky,你怎么了?回个声?Mark,你别吓妈妈!”Mark像是缓过神来,眼神转动着看着周围,接着突然像是被抽掉脊骨一般跪倒在地,无力地靠在母亲腿侧,“Mark!Mark!”Karen急忙蹲下圌身抱住Mark,一连声叫着他的名字,Mark像是身体内部五脏六腑都被人抓紧抽痛着一样收缩着身体,皱着眉头,张大着嘴,却发不出声音!Karen大惊失色,泪珠一下子滚落了下来,用整个身体包裹住Mark抱着,喘着气叫Randi去喊父亲。
  
  “Mark!Mark你到底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告诉妈妈!一切都会好的!Mark!”怀中Mark像是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身体颤抖着。Mark觉得脸上有温热的液体落下,他下意识抬头看向液体来处,醒过神来!紧紧地用力搂住母亲,像是找到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他埋头在母亲肩头,望着阴沉的门廊,想着刚刚Wardo瘦削的身影与Lex重合在一起消失在眼前。眼睛一阵酸痛,“妈!妈--”他闭了下眼睛,眼泪终于还是流了出来。
  
  END
  
  Note:本文主线情节跟多处对话都参考自电影《犹太毒贩》,没有一一标出,我并不拥有任何版权。
  
  对于这个结局算什么BE,还是HE?我表示,原电影的结局就是以卷西饰演的犹太青年入狱悔过而结束。所以我终究没有给ME一个HE。不过,港真,本来我就只想写一个很浪的花朵的小肉段子而已,只是,我废话又多,就变成这个不伦不类的样子了。可能各种OOC,想说的笔力不及表达不出来,也请大家见谅了!
  
  当然,无比欢迎各种评论唠嗑的啦~~~~以及,卷西在《犹太毒贩》里的造型超可爱!去看啦去看啦!

  PS:重中之重,触使我写这篇文的动力就是偶然看到的这张加菲的杂志照片了!实在是太撩了!!!然后就想写一个浪浪的有些风。骚的花朵,所以有了这篇文!然而我只想写花朵挑.逗马总来着,不知道为什么越写越长了!!!希望大家喜欢,多给点评论吧!!!



评论(20)
热度(91)
  1. 清让草莓允骑 转载了此文字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