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意乱情迷 (2)

(1)

  Mark继续着与Sean的合作,刚开始只是帮Sean带货拿佣金,但是慢慢了解了他们走货的流程后,就想出其它的办法来,让走货走的更快。他写了类似WhatsApp的小软件,这样,方便他们与要货的人安全沟通,这样就更方便快捷地散货了。因此Sean赚到的钱更多了,同时Sean也把他引荐给Winklevi兄弟。

  

  Sean跟Mark的合作让Winklevi兄弟很器重他们,所以,有一次Winklevi兄弟与更大的合作商上线,LexLuthor谈生意的时候,带上了Sean与Mark。

  

  他们一起飞去荷兰去见Lex,Lex约了他们在LexCorp见面,顺便参观他的公司与流水线工厂。而Winklevi兄弟这次来谈生意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Mark的小程序,他们有更大的进货量,所以想压下Lex的进货价格。但Lex完全不为之所动。

  

  “我的生产线有最新的设备,最好的生产环境。我的药片质量也是最好的,供货稳定,我可看不出有任何理由,该要降价的!”Lex炫耀地插着腰站着,笑意盈盈地说。

  

  “Mr Luthor,你看,你需要我们。我们也会帮你的忙。我们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合作关系,我也从来没换过卖家,所以……”Cameron开口说道。

  

  Lex低头笑了起来,带着他们一行人往前走,“Mr.Winklevoss,看到那边了么,我们的业务也很广泛的!枪圌支也可以提供给你们的,以防止什么街头开火,小混混抢抢劫,杀杀人之类的!你知道,LexCorp是个家族企业,总得做到面面俱到的。生产,安全……”

  

  “你什么意思,我们的价格已经是2美金一片了,而你的生产成本才多少,有没有20美分?”Tyler忍不住开口打断他。

  

  “成本?哦,我劝你还是忘了成本这回事吧!我们是在做交易,可不是做游戏!”Lex转过身去,从玻璃窗看出去盯着生产线。

  

  “Cameron,可以跟你说句话么?”Mark轻声说道。

  

  “什么?就不能待会再说么?”Cameron有点不耐烦。“要去洗手间就自己去。”

  

  Lex听到声音回头,“哦哦哦!这个戴着可爱帽子的卷发小朋友是谁!才高中毕业?”

  

  “他刚加入我们,一个新人,没什么的!”Sean向Mark使着眼色,打着圆场。往他身前站了一点。

  

  “哦!新的小伙伴,不如来说下你的意见!”Lex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颗糖来,哔哩吧啦地剥着糖纸。

  

  “Mr Luthor。”Mark说道,发现声音有点小,轻咳一下掩饰,接着放大声音说道:“那边的机器每分钟可以生产300片药片,那每小时就会超过10万片,假设你的一台机器每周7*24小时不间断工作的话,每周就会生产出超过140万片的药,你必须要让这些药流通起来才能让它们变的有价值,而我们的出货量可以帮你做到这一点。”Lex嚼着糖,眼神变的认真起来。“如果我们能看到这些,别人也能看到,他们也会来压价。如果你坚持现在的价格,过不了多久,就会流言四起。我想这并不是一个好主意。”

  

  “想吃颗糖么?”Lex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一样,自顾自地塞了颗过来。Mark快速地瞟了瞟看看周围的人,似乎没人觉得不正常的样子,他轻声拒绝了。 “不,谢谢了!”“哦!这可是樱桃味的!”Lex拖长着声调,像是哄小孩一样甜腻腻地语气。Mark见状,只得伸手接下糖,放在口袋里。

  

  “按你的意思!我们合作愉快!”Lex伸出手到Cameron面前。“接下来,该是Pаrty Time啦!”两人握住手,互相抱了抱。

 

 

  

  晚上Winklevi兄弟带着Sean跟Mark去了Lex的夜店。夜店里霓虹灯闪烁,Mark虽然多次往返欧洲带货,却没来过这种场合,有点不太适应。Winklevi兄弟已经点上酒水,还找来一些Omega美女陪酒,而Sean则更熟门熟路到酒店去舞池吊Omega少女去了。Mark窝在角落,减少自己的存在感,打量着周围,过了一会,Lex才到。Lex手边挂着一个身材高挑的Omega男伴,正低头凑在Lex耳边讲着些什么,接着他仰头笑了起来。有点反差的是,他的声音却很软糯黏糊,笑声中带着些少年人的天真气。但是大家心里都明白他是个什么角色。

  

  Lex搂着Eduardo在沙发坐下,热情地招待着, “你们一定要尝一下这里的寿司!” 说着打了个响指示意。Winklevi兄弟也凑过来与他寒暄着。

  

  过了一阵,才看到缩在角度里的Mark,招呼道,“HI,Kid,不要这么紧张,我们可是在阿姆斯特丹,好好放松一下!”说罢坐下,递了一杯酒过去。Mark接过,尝了一小口。

  

  Mark此时才借着昏暗的灯光,打量坐在他对面的那个Omega,他穿着合身的休闲西服,头发用发蜡抹的一丝不苟,衬衫却很随意地解开三颗扣子,动作间不经意露出白荧荧的胸口。他像没有骨头一般靠在Lex身上,但是因为身型的关系,又不似娇小的Omega女人那样可以缩在Lex怀里,反倒像是Lex倚在他身侧一样。有点多动症似地手指还时不时玩着着Lex的卷发或是耳侧,抚摸小动物一样的手法。Mark暗自为自己想象的画面偷笑了下。

  

  侍者端来了几盘寿司,刚还倒在Lex身边的Omega坐起身来,夸张地拍了拍手,兴高采烈地宣布:“哦,我最爱的来了!我快饿死了!”伸长手从侍者手中接过盘子,摆放在桌面上。

  

  “我们该喝一杯!”说着他拿起酒递给Lex,众人也都拿起酒杯。“敬Winklevoss,为了好生意跟好伙伴!”Lex放下杯子,亲了一下圌身边的Omega。

  

  因为不确定夜店提供的食物是否是洁食,也不太会用筷子的Mark没有去拿寿司吃,却被Lex的Omega注意到,他夹起一块寿司递到Mark面前。“额,我不确定这是不是……”Mark的话还没说完,Omega青年挑眉看着他,夸张地摇摇头表示不接受他的解释,并把寿司凑的离他的嘴更近了。“哦!这是我的最爱,烟熏三文鱼寿司!”Mark转了下角度,仍不是很方便下口的样子,只能用手轻扶了一下Eduardo夹着筷子的手,调整了下方向,“哦,谢谢,我可以自己来。”接着咬在口里,用手半接着。Mark咬了几口, “我觉得这比百吉饼好吃!” 他认真地回复Eduardo说。Eduardo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样,咯咯地笑了起来,倒在在Lex身上,用手卷着他的头发! “哦,Lex,这个小孩说寿司比百吉饼好吃!哈哈,你上哪找来的这么可爱的小朋友!”“哦!Dudu,这可是我们聪明的小伙伴Mark。”

  

  过不多久,有手下来找Lex,Lex起身跟大家说了声,“有点事情处理下。大家玩的开心!”接着摸了下Eduardo的脸,“Dudu,自己玩咯!”Omega坐在沙发上,撅起嘴给了他一个飞吻!

  

  慢慢地大家都玩的high了起来,Mark还坐在卡座里,望着五颜六色灯光闪烁的舞池,这时Sean已经在中场休息一会,他回到卡座,倒上一杯酒递给Mark,对他说道,“知道么,你今天真的很聪明!”Mark笑了笑,轻松地耸耸肩。“只是凑的时机好罢了。”“但是,你知道么,以后,如果还要跟他一起共事,”他有点醉醺醺地拿手指了下舞池里摇来晃去的Eduardo,“你最好还是管好点你的嘴!”Mark点点头。“我是认真的,你得听进去。别聪明过了头!”

  

  “你说什么?”Mark凑的更近了些。

  

  “你最好别让人觉得你聪明过了头!特别是在Lex面前。”Sean平时随随便便,这会喝醉酒语气倒是严肃了起来。

  

  “恩,Lex。好的”Mark应声点着头。

  

  “Lex现在可是看重你,但是以后呢!”Sean一口喝掉杯里的酒,“好,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一起去玩玩!别干坐着了!”Sean把Mark拉来舞池。然后如鱼得水般滑入人群,找到一个Omega美女,扭了起来。Mark站在舞池边,看着一闪一闪地霓虹灯下贴在一起接吻的情侣,各种人在里面扭动着身体,或者勾搭到亲密地贴在一起,有点抽离。这时候他看到Sean给他指的Lex带来的Omega,他已经脱掉西服外套,只剩一件衬衫贴着身体,放松地舞动着身体,他四肢纤长,伸展开来轻圌盈而自在的样子,让Mark有点羡慕。不知道是不是看太久被发现,那个Omega竟然回头向他看了过来。Mark赶紧假装看两边,Eduardo凑过来,带着醉意叫住他: “嘿,Mark?是么?” 接着双手圈起来,放在他的肩膀上,“哦,Let'sha.ve fun!”,Eduardo的呼吸轻轻落在他的颈侧。

  

  “Lex很欣赏你!”Eduardo用手摩挲着Mark胸口。Mark摇摇头,想拨开Omega的手,又不好意思碰他。Eduardo处于一种喝到微醺放松的状态,看着Mark的样子,被逗笑了。牵着他往外走。

  

  “恩,时间不早,也许我该回旅馆了!”Mark跟着Omega走出到夜店后巷。

  

  “Kid,大家都是出来找乐子的嘛!”Eduardo有点晕乎乎地扶着墙,开着玩笑。

  

  “不用,谢谢,我该回去了!”Mark望向街口。不去理会Eduardo的调笑。

  

  “哦,这样可不行!我该替Lex招待你们好好玩!”Eduardo带着笑意跟着他。掏出一只烟开始抽。

  

  “我可以照顾我自己!谢谢!”Mark转过身不看Omega。

  

  “哦,Kid,我可没看出来哦!”Eduardo调侃地笑着。

  

  “我叫Mark,谢谢!要不,你还是接着进去,好好玩吧!”Mark转身走向Eduardo,Eduardo靠着墙,对着他喷了一个烟圈,Mark有点生气地想把他的烟拿下来丢掉。但他还没来得及动作,Eduardo就凑过来,双手顺着他的肩膀往下摸,“哦,把你的外套脱给我。外面真他圌妈圌的冷!”接着自顾自地贴在Mark胸前,脱着他的外套。Mark僵在那不敢动,任由眼前的Omega靠在胸前,双手像拥抱一样伸到他身体两侧,从他双手上剥下来外套,披在肩上。接着Eduardo抬头吐出一口烟,叹道, “哦,真柔软!”

  

  “你叫什么?Kid?”Eduardo问道。

  

  “Mark,Mark Zuckberg。你叫什么?”Mark问道。

  

  “Eduardo。”Omega含糊地吐出一个单词。

  

  “Wardo?”Mark疑惑地问道。

  

  “Wardo,恩,我喜欢这个叫法!所以,Mark,感觉怎么样,玩的开心么?”Eduardo脸上带着一种放松的笑意。

  

  “我感觉还行。”借着后巷的路灯,Mark此时才看清眼前的Omega原来有着一对湿漉漉的大眼睛,棕色的,像是夜店里昏暗灯光下荡漾着的琥珀色威士忌。让人不禁沉迷其中。Mark转过头,不去看他。 “我该回去了。”

  

  “哦!是么!那你还要回旅馆么?”接着Eduardo望着巷口,像看到什么似,“哦,我觉我好像看到你的旅店在哪里了!”

  

  “真的?”Mark半信半疑。

  

  “恩!我看到了,过来这边!”Eduardo招招手叫Mark过来,推他靠上另一边巷子的墙。“你要走近点才能看到!”他醉的有点厉害似地,然后搭上Mark的肩顺势靠了过去。

  

  “旅馆在哪边?”Mark直视着前方,努力不去看靠在他肩头的Omega,他呼吸的气流让Mark脖子有点痒痒的。“你知道么,Lex很看重你!因为你……你很不一样。”因为醉酒,他说话有点颠三倒四的。“你跟他们……你不像他们。我是说其他人!”Eduardo的手爬上了他的脖颈,触碰到他裸圌露在外的皮肤,他的手很冰,Mark忍不住侧头看着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你很纯粹,知道么?”Eduardo缓缓说着话,把脸贴在Mark颈侧。

  

  “我觉得我该说点什么,但是,不知道!”Mark从来没与一个Omega这么接近过,还是一个美丽的Omega,身体软软地靠在自己身上。Mark想到刚刚在舞池里这个Omega柔韧的腰圌肢,他很想把手上放上去。不知道那里摸上去的感觉是不是跟看到的一样好。

  

  “你想家么?”Mark可以感觉到Eduardo说话带来的丝丝振动贴着颈部的皮肤传过来,他摇摇头。“我想找个地方坐一下。”“好的。”Mark扶着Eduardo找了个置物箱坐下。Eduardo手扶着箱子,有些踉跄。 “过来!”他叫着Mark。Mark摇摇头,背过身去,依旧望着巷子口。

  

  “过来让我靠一下!Honey!”

  

  “No!”Mark摇着头说拒绝。

  

  “Shit!”Eduardo轻声骂了一句。摇了下头,用双手抹了把脸向上撸了头发,接着发出一些呻圌吟,“哦!我突然觉得很清醒!”他双手交错在胸前,拉紧了Mark的外套。“我觉得这是全世界最柔软的外套了!”他上下抚摸着外套,发出享受的叹息声。

  

  “恩,那是因为这件衣服是羊毛跟山羊绒混纺的。”Mark有点担心Omega的状态,走近了些。

  

  “Oh,My God!”Eduardo用气声说着话,笑了起来,“哦呵呵!真的超棒不是么?”他站起身,抓圌住Mark的手指,慢慢插了进去,十指相交,带着Mark做着跳舞动作摇晃着!“恩,就这样慢慢来!”Mark有点僵硬地跟着他小幅度地晃动着,没有穿外套的他手指冷的快冻僵,胸口却似乎有一团火在烧。他从靠在身上的Omega身上闻到一丝熟悉的气味,鬼使神差般地,把头缓缓贴过去他的颈侧,抽圌动鼻翼闻了闻。而Eduardo正转过头想要看他,Mark想赶紧抬起头,不被他发现自己正在偷闻他。这一下两人却碰到一起,Mark只觉得有什么软乎乎地擦过自己的眼睛,接着听到Eduardo噢了一声,才知道撞到他的嘴了。Eduardo像是被小意外逗笑了,松开手,顺势下滑到Mark腰上,双手扣住。Mark胳膊还保持住原状,僵硬地像块木头直直立在那里,然后看着眼前棕发的Omega越来越靠近,接着软软地被亲了上来。Mark睁着眼睛,脑子里只光过一个想法,他的眼睫毛好长,嘴唇好软。却瞬间清醒过了,轻推了一把怀中的Eduardo。 “嗯,谢谢!”但眼前的人,还像是有点迷糊地还想要追着他的嘴唇。Mark抓圌住Eduardo的双肩,对他说:“Wardo,你喝醉了,该回去了!”

  

  被Mark叫到名字的Eduardo到这时才像清醒了一点,抬起眼看了看Mark,一面吃吃地笑着,一面用食指点在Mark的嘴唇上,接着,收回手指到自己嘴边,伸出腥红的舌头舔圌了一圈嘴唇,最后才把手指放入口中,重重地唆了一下抽圌出来,发出啵的一声。他把Mark的外套脱下来,抱进怀里,埋进去深吸了一口气。“哦,这味道真是他圌妈好闻到让我都湿了!呵呵~”他把衣服挂在指尖递给Mark。Mark却还在看着他因为唾液润湿,而在微黄的路灯下反光的嘴唇失神,没有反应。Eduardo看到Mark那副模样,仰着头笑到肩膀耸动,他抽回手,踉踉跄跄地走进酒吧后门。



TBC

评论(3)
热度(60)
  1. 草莓允骑GraceTea 转载了此文字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