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ME]意乱情迷 (1)

写在前面的话:      

        这是因为看过卷西的《犹太毒.贩》,还看到加菲的一张为意大利VOGUE拍的杂志照而开的脑洞!

  

  剧情走向基本上是犹太毒.贩AU,人物完全OOC,完全是把卷西跟加菲演过的角色拿来乱搭的一个文,就是想写一个浪荡的花朵跟小处。男马总搞在一起的pwp。因为原片电影有个结婚情节,所以加了个ABO元素,但并没有发圌情梗,没有标记,也没有什么逻辑性,就是个假的ABO,大家也就瞎看看得了。本来只想撸个大纲文,被我话痨地扩长了。只有ME肉详细描述,莱花是暗示,以及Mike/peter提及。


=============正文分隔线=====================  

 

  Mark是一名生活在布鲁克林犹太社区的青年Alpha,因为家里都是信仰哈西德派的,从小就很虔诚地侍奉上帝,认真学习犹圌太圌教教义知识。到了二十出头的时候,父亲开始就张罗起他的婚事。Mark一直偷偷喜欢隔壁街区的PeterParker。Peter个子纤细,还有一头浓密地棕色头发,长的特别好看,Mark还没机会跟他说过话,只在一些教会活动的时候见到过他。在教会里祈祷时,阳光透过玻璃花窗打在他弯曲着的脖颈上,有细细的绒毛泛着细碎地金光,美好地让人叹息。Mark盯地太入神了,以致于Peter察觉到了,他看了过来,Mark慌乱地看向别处,假装在念祈祷词,又忍不住看回去看Peter到底发现没有。却见到Peter低头瞟着他,抿嘴笑了一下。Mark一直想知道他的嘴唇摸起来,是不是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柔软。于是忍不住求自己的Omega姐姐Randi,去跟他搭话。Randi带着自己的弟弟,跑去跟Peter跟他的弟弟聊天,问起一些有的没的Omega的课程学习,接着,借故拖着Peter的弟弟出去了一会。

  

  Mark低头不敢看Peter,又觉得机会难得,不得不开口说话,正纠结着提起什么话题地时候,Peter开口问道: “你有想过去读大学么?”

  

  “额,恩,我现在为我父亲工作。不过我同时在编一些小程序。虽然没有什么公司对它们感兴趣。”Mark立刻回答道,抬头看着Peter。暗想,他的声音真好听,软糯糯地。Omega真的如同大家所说的一样美好呢!

  

  “你更喜欢打篮球吧?”

  

  “哦,不,你看过我打球?”Mark头一次觉得自己说太快,不该说“不”的。

  

  “不,没有。”Peter笑了起来,眼睛弯弯地。

  

  “额,我父亲会跟拉比商量地,他们会决定下。”Mark终于找到一个话题。“你平时都干些什么?”

  

  【拉比(Rabbi),是犹太人中的一个特别阶层,是老师也是智者的象征,他们会主持一些犹太民圌族的事务。哈西德派婚配之类的都是父亲与媒人,以及拉比来决定的。所以,他会说,他父亲跟拉比会商量他们的婚事。】

  

  “我在家里,跟婶婶学下家庭事务,烹饪之类的,还带一下弟弟妹妹。”Peter像是迟疑了下,问道,“你打算以后要几个小孩?”

  

  “5个,可以么?”Mark有点迟疑,想到母亲有时候会因为家里弟弟妹妹太闹而抱怨过。

  

  “不,我想要8个。”Peter低声说着,耳尖有点泛红。Mark挑了挑眉,暗自高兴,努力让自己的嘴角不要咧地太明显。

  

  “你想过让他们上哪所大学么?”Peter反问,Mark还想着8个小孩的事,没回过神来。可是,姐姐Randi却回来了,Peter抱着弟弟亲了亲他的小圌脸蛋,跟Mark道了声祝平安,然后离开了。Mark还有点念念不舍地盯着门。

  

  【以及关于生小孩的事,度娘百科告诉我,一般哈西德教派的新郎与新娘的年纪需相同,约十七至二十五岁;通常不允许年长的男子与年轻女孩结婚;哈西德也强调性圌爱的神圣。一般哈西德家庭平均拥有八个小孩。】

  

  Mark收拾好店面回家,夜深了,他看到隔壁邻居Sean正在门口抽烟,打了个招呼。

  

  “天气真冷啊!”Sean闲聊着。

  

  “最近怎么样?”

  

  “听说你最近在相亲?Mr.Mark.将为人夫.Zuckberg!”Sean戏谑地笑道。

  

  “你们之后住在哪里?”Sean抬手拿起烟吸了一口。“跟父母一起住?”

  

  Mark瞥见Sean的手腕, “等等,这是劳力士?!”Sean把手腕从Mark手中抽回来,拢了拢袖子, “别这么大声,你知道,父亲会很烦的!” 接着,贴近Mark的肩,坏笑道:“要不要我给你找几本好的杂志?你懂的!”

  

  “不,谢谢,我不觉得我需要这些!拉比会告诉我的这些!”Mark被Sean的笑容搞的有点不舒服。

  

  “哦!拉比会告诉你!!!你觉得他会告诉你怎么取圌悦你的Omega!”Sean大笑着,Mark怀疑他有点醉了。想起身往回走。

  

  “啊哈,你知道Omega喜欢什么?哈!他们都喜欢闪闪亮的东西!漂亮的衣服鞋子,新家具,新房子!”Sean叫嚷的声音被Mark关上门隔绝掉不少,但是却隐隐消散不去。

  

  Mark在父亲店铺看店面跟打工,他们家是经营布料跟一些服饰的,所以常有已婚omega来光顾。有时候一些Omega会因为买卖布料跟他讲价或者是要求抹零,Mark总是不肯同意,这时就得父亲出来安抚客人,给他们一些优惠。之前Mark从未对物质上过心,但是Sean说的话,萦绕在他心中。不禁会想到家里妈妈用的炉子总是不够好打火,有时候又会想到笑起来眼睛弯弯的Peter。终于在某次Sean又跟他闲聊的时候,答应了帮Sean的忙。

  

  原来Sean的活是让他帮忙去欧洲带货回美国,Mark看着一袋袋的小药片,很怀疑这到底是什么,Sean告诉他,这些是给富人用的药,他们总会有更多的需求,也愿意付出更多的钱来得到一些药物与服务。Sean接着跟他说, “有的药在欧洲合法,在美国就不合法。有的州omega还不能堕胎,而我们所在的州就可以。” 接着坐在他身边拍拍肩膀,“那如果你帮忙带着一个可怜的其它州,被强J而怀圌孕的omega到我们州来堕胎,是违法呢?还是实际上帮助了这个可怜的Omega不至于生下一个强J犯的孩子呢?而且这些药物在欧洲完全合法,不会被任何方法所查出的!”Mark被Sean的巧舌如簧说服,将信将疑地开始旅程。第一次,一切顺利,他推着行李车过海关,海关人员看着Mark穿着哈西德教派的传统服饰,老老实实的样子,顺利过关。

  

  Sean爽快地塞了2000块给Mark,告诉他这是这次的费用,还送给他一双新的Nike球鞋。Mark开始越来越多地帮助Sean工作,而减少了去父亲店面打工的时间。

  

  赚了一些钱后的Mark又想到Sean以前说的话,去店铺里买了一条项链想要送给Peter。他拿着礼物,去到Peter家附近的时候,却看到一位拉比正从他家出来,Peter与父亲站在门口与他道别。他觉得有些疑惑,没有擅自去拜访,转而回家询问姐姐,是不是父亲有去跟拉比讲他们的婚事,却得知,原来,Peter的父亲已经同意把Peter嫁给隔壁社区小超市的收银员Mike。拉比刚去拜访他家就是确定一些婚礼事宜的。Mark听到这个消息,震惊到呆住。为什么会这样,明明父亲之前就答应过,会去找拉比谈跟Peter的婚事,为什么?Mark下意识捏紧了放在口袋里的项链,连吊坠都印入掌心却浑然不觉。

  

  半个月后,Mark全家去参加了Mike与Peter的婚礼,Peter穿着传统的白色长袍罩住全身,系着腰带,更显得身量苗条修长。头上戴着白色头饰,面纱垂到下巴处,影影绰绰地看不清面容。Mark沉默地看着这一切,看着他们手牵着缎带跳舞,等待亲人送上祝福。最后两位新人,走出教堂,要按传统踩碎一个玻璃瓶。有人把用白布包裹住的玻璃瓶递送到Mike脚下,他抬起脚踩了下去,却只踩中瓶颈滑了一下,没有踩碎。Mark忍不住嗤笑出声,这样的一个男人!Mike似乎因此有点紧张,他飞快侧头看了眼身边的Peter,接着又踩了下去,这一次玻璃瓶应声而碎。婚礼的宾客欢呼起来,Mike笑起来,一把抱住身边的伴侣,撩起他的面纱亲了一下。Mark只瞥见一弯翘圌起的嘴角。

  

  过了一周,Mark借故去了Mike的小超市购物,他磨磨蹭蹭地在超市晃来晃去,打量着那个收银员,他头发留的长长,像是几天没洗的样子,让Mark忍不住皱眉。与人结账付钱的时候,也尽量少与人眼神接触。Mark没注意他自己小幅度摇了摇头。最后,他拿着几样商品,终于去结了帐。Mike滴滴滴地给商品扫着条码,他终于还是忍不住开了口。

  

  “为什么Parker一家会中意你?”

  

  “什么?”Mike像是没听清,困惑地抬头看了下眼前的顾客。他皱了皱眉,停下手中的工作。

  

  “你没有什么钱,你家也没有,甚至……”Mark不肯放过,直直地看着他。

  

  “跟钱没有关系,从来都没有。他们只想给他一个简单安定的生活。”Mike低着头,点完商品,敲了下收银机。“谢谢,一共17.5刀!”

  

  “恭祝你们!”Mark丢下一张钞票,拎着东西,推开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TBC.

(2)


PS,卷西在犹太毒,贩里可好看啦!贴张图大家感受一下~~~

评论(12)
热度(92)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