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翻][TSN][ME]Sweet On You(烘焙屋!AU R-NC17) Part2

Mark所有反对论点的支柱都败倒在酒精和八卦的诱惑之下了。Mark就像是个倒下的山墙,也有可能已经开始微微嗡嗡作响,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说,“好”,还用一个尽可能长的声音拖着答应,并且接受Dustin热情给他倒的那杯。

Chris用手指碰了一下手肘,思考着,然后他用一种方式笑了起来,马克认出这种笑容,那是在大一的恶作剧战争中,当Dustin就快得到皇室般地服务的时候。这可完全不是一个好兆头。 “我从来没有,”Chris缓慢地说,“在一家蛋糕店里来过一次口活。”

Mark被他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哦,这真是件有尊严的事。他能感觉到Eduardo脸红了。

“你告诉他们? “Eduardo问道,有点震惊,然后说:”哦,不,你当然说了。”

他和Mark都喝了一杯,在整个房间里,Dustin给了Chris一个兴奋而佩服的眼色。

“你永远不会接受我的建议,Christopher,”他说,“但你是我最喜欢的人。

Chris耸耸肩,像是在说,我当然知道,我很棒,你的奉承一点都没必要。Dustin咧开嘴笑了起来。

Mark清了清嗓子,所有的目光都盯住了他。 “我从来没有,”他说,并试图想起一些报复性的东西“ - 必须去学生健康中心,只因为Dustin砸了一个Xbox控制手柄到我的脸上。”

Chris推开他,喝了一杯。Dustin伸手拍了拍他的膝盖。

"当时我道歉了," 他说, 但从他咧开的脸上看不到多少歉意, "但是,我会说我还是很抱歉。虽然没有那么多, 因为你那人在作弊, 那是你应得的, 但是这道歉至少还保留点有效性。”

Chris用手背擦了擦嘴。"我才没有作弊," 他抗议道。"我可以一边吃东西又一边用手柄把你打的毫无反击之力,可不是我的错。”

"就是!" Dustin叫道,而Chris把他的头靠在边上,就像是在解释,Moskovitz,你的逻辑才不是我的逻辑或者任何人的逻辑,Dustin接着说,“我当时太饿了,不能因为这个而导致我的暴力行为而责怪我。”

"还有," Mark指出, 因为他从来没有厌倦过争论, 即使这现在听起来又烦又幼稚,“Dustin即使比平时弱,也能打挂你!”

"这只是个幸运的一击!”Dustin叫着,瞥了Chris一眼, 然后, 立刻, 改口道: "嗯, 不是幸运, 而是, 呃, 呃-"

"侥幸," Eduardo插了句话, "意外的一击。”
//注:Dustin用的是lucky,花朵用的是Fluky,两者音近。

Dustin感激地看着他,Mark本能地在收紧放在Eduardo的腰间的手臂。Eduardo微笑着靠在他胸前。

Dusitn说, "Chris,Chris,Chris, 我们俩不能内斗, 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抵抗他俩这甜腻腻地高血糖攻击, 然后我们应该来尝试给他们俩这秀恩爱的侥幸地,意外地一击。”

Chris克制不住地笑起来, 他把Dustin的手从膝盖上扒下来并同意了。

“但是你必须停止押韵这码子事,”他说,Dustin憋憋嘴耸耸肩,同意了。

他再次给Chris满上酒,并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我从来没有,”Dustin说着,Chris的表情反映出Mark内心的恐惧,“恩,我从来没有不穿内裤过。”

不幸的是,Mark知道这是一个肮脏的谎言,所以当Dustin倒满他的酒杯时,他一点都惊讶,然后干了 -- 在Kirkland或者更早以前的时候,洗衣服都不是他的强项,从来都不是,又不是说他需要去做什么展示,或者非要穿着穿过三天的外套或者是恶心褪色的连帽衫才能编码 -- 但当他看到Chris也喝了他那杯时,还是小小地震惊了下,接下来倒是没那么震惊跟意外地看着Eduardo也喝下了他那杯。

“Christopher,”Dustin吸了一口气,像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但是Mark忽略了这些。因为那暧昧地启示着些什么,但他对Chris不管是跟谁搞出不穿内裤这码子事都没兴趣,但是对Eduardo的倒是特别有兴趣。

他死死盯着Eduardo的裤裆就像是这世界上最变态的书呆子一样,尽管事实上,他今天早上才看着Eduardo穿上衣服的,并且完全清楚他西裤底下穿的是什么。Dustin干咳了一声提醒他,他抬起头,脸变地红起来。

Eduardo用手捂住嘴笑了出来,Mark顶了下他的肋骨。

“尽管我讨厌认同Dustin的任何观点,”Chris说“你们俩能不能在有其它人的时候,收敛一下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微妙视奸活动?特别是有单身人士在场的时候!谢谢你啦!”

“好!”在Mark可以反击前,Eduardo开口了。 “到我了。”

Dustin给每人都倒上一轮。Mark几乎可以预见到他明早会宿醉了。

Eduardo想了一会儿,Mark看着烛光在他皮肤上闪烁的光泽,看着他衣领解开扣子而露出来的一点锁骨。操,好吧,也许Mark不需要喝更多的。

什么都无法阻止他或任何事情。

Eduardo说:“我从来没有玩输过一场马里奥卡丁车。”其他人都喝了。而Eduardo没有碰他的杯子。

这是一个充满震惊,沉默的时刻,然后Dustin说,试探性,怀疑地问,“你的确玩过马里奥卡丁车的吧?”

“当然,”Eduardo说,他听起来就像是马克自己在百万会员之夜,从电脑前面转过身告诉Chris那会时的声音一样自满。 “很多次”。

Dustin努力让自己的的呻吟听起来不是那么痛苦,Chris拍拍他的肩膀。 “如果因为你无法避免绿色的贝壳,并不意味着其它人也不行的,”他说,Dustin高声地说,“避免吃到绿色的贝壳跟从没输过,是不一样的!噢,我的上帝啊,Wardo,你是我的王,万王之王。也许除了猫王Elvis之外。”

“别让他开始聊猫王,”Mark警告道,Eduardo张开嘴亲着他,帮他达到目的。Eduardo再次张开嘴,而Mark对此完全OK。

Chris冲他们扔了个沙发垫,Mark认为这太不合理了,太没有原创精神了,因为之前Dustin才这么做过,但他又好好地亲了30秒,或者更长时间。同时,Eduardo把手放在上衣后面,他一点也不介意成为Mark计划地一部分。

Mark的大脑用了一会来提醒自己,Eduardo的嘴唇贴着他的耳朵。我可不是总这么好的,接着把腿上的沙发垫拉起来盖住他的下半身。

“我讨厌你们两个,”Chris告诉他们,Dustin给他们倒了更多的伏特加。

Mark举起杯子,从他的眼角,他可以看到Eduardo看着他,喜欢地注视着。在他开始说话之前他得先咽下口水,但还是和着伏特加喝了下去。

他想着,疯狂地,晕乎乎地,我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但是他还没喝到够多把它说出来。他想知道Eduardo是否会为此而喝酒。他希望他不会。他 -- 他认为他真的不会。

哦,上帝啊,这个宿醉将会很可怕的。

评论(1)
热度(49)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