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翻][TSN][ME]Sweet On You(烘焙屋!AU R-NC17) Part1

写在前面的话:
这篇文是一篇好早的文了,最先是颜寡GN翻译的,她拿到了作者的授权。但是后面坑好久了,我顺着颜寡GN在SY的信息找到了她的微博,就在微博上问她要了授权。

因为这篇文实在是太有爱了,就像文中花朵开的蛋糕店一样,从头甜到尾,太美好了。所以不自量力地想要续翻。原文大概7W+英文,颜寡GN翻了一半,接着另一个泠鸢GN续翻后,还有3W上下的英文待翻,其实还是个有点大的工程。我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翻完,自己的英文水平也很一般,但还是愿意尽到最大的努力来试一下吧。
作者大大,最开始是在LJ上写的,后面转移到AO3上了,里面有些LJ的小配图,我也会尽量加上。

最后,一切美好都归功于原作大大,一切的错误都是本人的。也期待大家不吝赐教,有任何翻译错误,辞不达意,错别字的地方,请指出。

因为不是很会编辑,所以双斜杠//后面跟的是我的注释。


前情回顾:
颜寡的翻译:
 [TSN] 【翻译】[TSN][ME]Sweet On You(烘焙屋!AU R-NC17) 7/24更新于423楼 

泠鸢GN续翻:
[TSN] [翻译] 【待授权续翻】sweet on you(烘焙店AU,ME,9.17更新)


================================================================================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你应该穿条粉色小裙子

你好,我的公主
//原文是法语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和粉红色的小皮鞋

你好,我的公主
//原文是意大利语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再加上一顶王冠

你好,我的公主
//原文是德语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爱德华多将是你的伴侣,他会穿裤子,而你穿裙子。因为你是个粉色漂亮的爱好烘培的公主

你好,我的公主
//原文是英语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我太无聊了
只是在想象你们俩一起站在一个巨大蛋糕的顶上。

 
 
to:  e.saverin@gmail.com 
from: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可以问你借一把厨房刀么? 
如果我因为杀了Dustin而进监狱,你会来探望我的吧?这是件马上就会发生的事情! 
 
 
from:  e.saverin@gmail.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回复:给凶器请求的警告 
除非是夫妻探视,我只会为了你的肉体而去探望。 
 
 
from: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to: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主题: 当你睡觉的时候,当你转过身的时候,就是我要动手的时候 
这同样解释了,为什么武器的长度不一样,长的更好!moskovitz. 
//troll better 这句我不是很了解是什么意思,troll搜索是巨魔的意思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我从不睡着,我就像是个树獭,但是完全是它的反面。我是个HTOLS(树獭SLOTH英文反写的造词)醒着是永远,谋杀则是永远不可能。哦,他们是真的压韵的。 
//AWAKE FOREVER, MURDERED NEVER. Forever跟never押韵。 
 
因为在触控板上画东西太难了,Mark。这让我很难过,因为你一点都不珍惜我把这些光明带到你的生活当中来所经受的痛苦。 
 
 
from: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to: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主题: 如果我的怒气值爆表了,你绝对是第一个因此被打的人 
把这当作是一个警告吧! 
 
 
from: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to: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主题: 你不是一个可怕的人 
但是 
停止恐吓我 
你的圣诞精神哪去了? 
 
 
from:  mark.zuckerberg@facebook.com 
to:  dustinohyeahitsdustin@facebook.com 
主题: 是,我是的 
 
跟光明节在一起 
//马扎是犹太人,犹太人在12月是过光明节,而不是圣诞节 
 
 
Mark与Eduardo,Chris跟Dustin一起在他家起居室里迎来了新年,打着非友好性的光晕比赛,或者是像Dustin说的那种,非常严肃的且事关荣耀与生死的战斗。鉴于这一事实,其他人瞟了他一眼,然后抢夺起遥控手柄,用一个迂回的重机枪扫射,把他们全打挂了。出于参加晚餐的礼仪,Eduardo带来了烘烤成啤酒瓶形状的小饼干。Mark跟他说,他不用这样的,但是Eduardo坚持这是一种礼节,如果你去某人家作客,那你必须带一份礼物。 
“什么?”Mark惊讶地问道,因为真是见鬼了,Eduardo已经给了Mark他自己家的钥匙,他仍然觉得到Mark家来却是个客人?“别搞笑了,Wardo, 你才不是客人呢。” 
 
Eduardo解释道这只是一种修辞手法,但是他看起来因为Mark的话而高兴,Mark嘟囔说着一些,他以前从听说过这些之类的,然后调大了电视的音量去避免无意义的脸红。 
 
无论怎样,Eduardo做了小饼带干过来,他捏起一小块饼干块喂给Mark, 看着他俯身过来吃掉,还舔了舔他的指节,眼神变的深沉了。 
 
他们之后差点把小饼干全烧着,不过重点是,最后饼干都还好,Dustin还在神游,Mark在玩着Chris的电玩角色,而且他十分确定Chris还没发现,所以,一切都还不错--还在向着美好的结束发展的路上,如果你一定要挑剔点说的话,可能因为还没到新年第一天。 
 
原来的计划是玩光晕到差5分钟的时候,然后他们要一起看那个球从时代广场掉下来-- 
 
“真的么?”Mark难以置信地问道,“这不会太逊了么?” 
 
Eduardo耸耸肩道, “我喜欢这个,”毫无歉意说着,Mark有点不能说不,因为这实在令人尴尬。Dustin往他脸上扔了个软垫并告诉他,他被鞭笞了。Eduardo把垫子扔了回去,而Mark还在那愤愤不平地说,“你懂的。” 
 
- 但是到了十一点的时候,突然断电了,整间房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Mark想知道到底是哪个神明,或者是这个宇宙里的哪一部分动了动手指让他的生活变成这样。 
 
此时,有一瞬间或者更多一会,所有的人都坐在那,终于意识到了停电这个事实,毕竟他们可是他们这一代人中最棒最聪明的那一群了,接着Chris问道:"Mark, 你有蜡烛么?" 
 
“不,”Mark说。 “为什么我会有蜡烛呢?” 
 
Chris说,“这样你就可以在停电的时候用了!” 
 
Mark总算是了解到他的意思了。 
 
Eduardo指出这有可能只是保险丝熔断而已,接着Mark去检查保险丝盒,但事实并非如此。 Mark开始发脾气起来,因为事情没有按他计划好的发展,但当他关上毫无帮助的保险丝盒转过身的时候,看着Eduardo拿着手电筒在他的下巴下面照着,还拉着一张蠢蠢地脸时候,他发现自己没法对此发脾气了。 
 
他们回到起居室,Chris跟Dustin显然设法找到一些Mark从没意识到他买过的蜡烛,而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了-- 
 
“伏特加!” Dustin高兴地说,高举一个瓶子。 “我有一个好主意。” 
 
“我很怀疑这个,”Mark说。Eduardo坐下时用手肘顶了下Mark, Mark坐在扶手椅上,Eduardo坐在扶手跟Mark中间,半靠在他的膝盖上。 
 
“噢,你这个小信徒,”Dustin说,愉快而一反常态地忽略了Eduardo实际上就坐在Mark的膝盖上,他取出在曾哈佛时期作为生日礼物送给Mark的一套小玻璃杯,把它们排成一条放在Mark的咖啡桌上。Mark暗自有点怀疑,他知道会接下来会来点什么。“我们来玩--我从没做过!”Dustin继续说着,Mark是对的,这绝对是一个坏主意。 
 
“I'm sorry,”Chris从沙发深处干巴巴地说道。 “哦,我不知道怎么错过了我们时间逆转回柯克兰的部分了。” 
 
Mark看了下他的手表,十一点十五分。 
 
“我可以想到一些很糟糕的点子哦!”Eduardo背叛地提议着。 Mark瞪了他一眼,但Eduardo只是对他微笑。Mark是Facebook的首席执行官,还是这世界上最年轻的亿万富豪,而且实际上把很多实习生在不同地场合弄哭过(多数是意外),但是Eduardo显然对这一切都免疫。 
 
Dustin正在房间里专心地看着他,这并不令人震惊。 
 
Chris说:“我 - 几乎没什么反对意见了,如果意味着我可以非常迅速地喝醉的话。” 
 
Dusin补充说,“另外,当Mark喝醉了,他将会是最诚实的一个。” 
 
“更诚实的一个,”Chris纠正。 
 
Mark一直想回到酒吧去喝酒,抓住Eduardo的手腕,说这不是因为钱,接着面色变红。Eduardo转身靠在他身边,用手指环着Mark的手腕,指尖触碰到他的脉搏,就像他是也在想同样的事情。 Mark没有看着他,因为房间里还有两个人,如果他说了一些令人尴尬的事情,或者是他把手伸进Eduardo的裤子里的话,他们会听到,而且还会嘲讽他,但是他确实慢慢暖和起来,这倒是一个值得高兴的理由,至少停电用蜡烛的影响不是那么大。 
 
Chris打断了Mark生命中这个十分庄严的时刻,“管他的,让我们开始吧!” 


评论(6)
热度(71)
©GraceTea | Powered by LOFTER